茄子视频你懂的更多官网下载

0 Comments

此刻的药剂擂台不论是擂台之上还是围观的所有人群都是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眼中只有一个人的存在,那就是此刻在药剂擂台上紧闭双眼、掌中起火的云枫!

“她是不是疯了啊……怎么能用这样的方式制药……”

“我看云家的这位召唤师也是疯了,还有她肩膀上突然冒出来的那团,那是什么,难不成是她契约的魔兽?”

有些人已经控制不住的喃喃自语起来,惊讶的看着、心脏也在急速跳动,这样罕见怪异的制药方式,头一次见!白庆丰和姜成都是看的哑口无言,姜成错愕的长大嘴巴,看着云枫一股脑的将药材都扔进了火焰之中,嘴巴又是更为长大一些,“她、她、她……”

白庆丰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总算勉强镇定下来,云枫这个人本就不能用常理来推断,在她身上发生的事哪一件能用常理来解释!如此年轻的四系召唤师,还有她契约的那几只魔兽,还有药剂师的身份,还有这炼药方式,还有肩膀上那一团毛茸茸白色的东西,一切的一切,皆不能用常理判断,什么事情只要发生在她身上就是可能!

内域使者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这样的制药方式他还是头一次见,不过这样真的能制造出药剂?

所有人屏息凝神、安静等待,在最初的肃静之后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心中的那股骚动和疑问渐渐生气,云枫已经闭目站在那里将近三个小时,除了掌中不断跃动的火焰还有里面依稀可见的药材身影,其他的皆是没有任何变化!

内心的骚动越来越大,对于云枫态度也从最初的震惊变为强烈的质疑,这样的制药方式本就前所未闻更别提能否成功了,难不成这位云家召唤师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弄一个噱头?

“这都三个小时过去了,怎么还是这个姿态,她到底闭着眼睛在做什么啊?”

“就是啊,那团火焰跳歌没完,难不成药剂都是被这火给烤出来的?”

“我看这云家的召唤师是想用奇招致胜,但却是没想到现在下不来台了吧。”

“这样的话,她得弄到什么时候?”

徐璈犹如出生芙蓉

“你就慢慢看吧,如果她失败了云家可是丢大脸了。”

“还真是成也召唤师,败也召唤师啊!这一次的药剂擂台第一应该是在白家和姜家中产生了。”

“云家还真是可惜了,没有优秀的制药人才就是不行,这下子白家要是进入内域的话,也就没人给云家提供药剂了啊!”

嗡嗡的议论声音再起,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嘲讽云家的居多,中域使者瞧了半天都没瞧出个名堂,也是嗤笑一声,身子坐了回去,他还真是高看云家了。

白之于见到云枫至今没有第二个动作,不禁内心狂笑,转头看向一旁的云家大长老,“大长老,云枫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她这是要拖延时间么?”

云家大长老微微皱眉,漂了白之于一眼,“白家主看来是胜券在握,说话也如此不客气起来了。”

白之于一愣,随后冷冷一笑,现在他根本没有什么好装的了,云家这一次铁定是要被踢出去了,白家才是这一次能够进入内域的人选,云家也可以说迟早都是白家的囊中物!

“和云家打交道这么多年,也是够了。”白之于冷声说道,姜家主一听眼中一沉,果然啊,白之于和云家交好是另有心思。

曲蓝衣冷冷一哼,“面具戴的太久,也是该摘了啊,白老头。”

“小子!你就不怕我一手宰了你么!”白之于眼中狠光闪过,这个莫名出现在云家的小子三番四次的挑衅于他,他可是尊神强者,这小子的实力在自己之下也不怕他一掌灭了他!

曲蓝衣抬眼,“你露出了本性,我也无需对你客气。”

沐沧海的异色双眸看着场中的云枫,冷酷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但扭过头瞧了白之于一眼,“比赛还没有结束,谁能笑到最后不一定。”

白之于脸皮抽了几抽,“哼!终究是强弩之末!也是白费心思!”

云家大长老听到这话呵呵一笑,黑眸透着一股压力扫向白之于,“到底是谁白费心思,谁心中有数。”

白之于目光微微一缩,虽然他也是尊神强者,但实力可不及云家大长老,在云家大长老面前他还不敢太过放肆,如果不是本着白家定然会进入内域的念头,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撕下虚伪面具。

曲蓝衣一双黑眸凝视着场中的佳人,看着她维扬的嘴角和自信的神情眸底闪过宠溺的柔光,既然那东西醒了过来,小枫枫这一次绝不可能止步于大师三星药剂,极有可能……是宗师级别!

宗师级别和大师级别有着本质区别,不但考验药剂师本身对制药的高超技巧和熟练程度,更要考验对各种药材的把握,尤其是传统制药方式,稍微的一个不小心,就会出现细小的偏差从而导致一连串的失败!想要突破到宗师级别除了努力和刻苦之外,虽然天资也占了一部分,但更为需要的却是时间的磨练和积累。没有时间的磨练,想要一步登天跨入宗师级别,不可能!

这也是很多大师三星药剂师的渴望,宗师级别一旦踏入那就是辉煌万丈的前程!然这道门槛实在是高,众多的药剂师皆是被拦于其外,总管中大陆而言,宗师级别的药剂师加起来也仅仅是个位数!

虽然云枫的重要方式独辟蹊径,是自己开发的完全专属于自己的方式,然这其中并不包含取巧的过程,而是将传统制药的过程以另一种形式展现出来而已,云枫要做的就是元素融合,将众多药材的不同种元素力融合在一起,不旦要成功,还要到达完美级别!

这一点就算是现在的云枫,也是很难做到,有着肉球的帮助可以清晰的看到所有元素力,然元素的融合还要靠自己的力量!大师级别三星云枫做起来可以,但宗师级别完全是另一个层次,第一次接触的云枫也是十分吃力。

高等级的药材所展现的元素力虽然能够清晰辨别,然要将这些元素力组合在一起,却是要耗费巨大的精神力量!云枫在尝试着进行一次组合之后这才发觉,耗费的精神力比她想象的还要巨大!

不愧是宗师级别药剂,如果真的如此简单就被我达成,还真的是有些辱没了这个级别。云枫在心底自嘲了一下,精神空间迅速转动,又是一股狂猛精神力涌现,还好她的精神力量异于常人,不然的话现在早就亏空了。

那星星点点看似十分轻盈跃动的元素力光点,在云枫精神力接触的瞬间猛然化为如一个个重量悍然的小型巨石,云枫只感觉到吃力、非常吃力!狠狠咬紧牙根,云枫的额头上冒出豆大汗水,沿着细白的脸庞缓缓划下,就算如此,精神力也是一如既往的扑了上去,开始推动这个一个个力量巨大的元素光点。

移动、融合!

“枫枫那,那那!”肉球响亮的声音传入云枫的脑海,云枫知道这是肉球在给她加油打气,不禁呵呵一笑,心念传音,“好的,我一定会加油!”

“那那,那!”肉球欢快的声音给了云枫一种莫名动力,元素力的推动也是变的越发顺手,刚才还感觉万分沉重现在却已经慢慢适应,将所有的元素力光点集中在自己面前,云枫知道接下来才是最为关键的一步,元素力的完美排列、融合!

将这些一个个沉入巨石的元素力光点一个不错的完美排列,再融合一起对于云枫来说是一项全新的挑战!宗师级别果然不一般,难度大大提高,不过就算再如何有难度,她也断然不会退缩,只有肯尝试、只有肯冒险,才能有收获!

外界无人了解现在云枫的处境,只是看到她原地不动已经又过去一个小时,四个小时了,所有人陪着她一动不动的等了四个小时,就算是再有耐性也是要被磨光了。

白庆丰看的是心理直着急,这样是再如此等下去,内域使者定然不耐烦,本来药剂擂台没有规定时间,但也不能无限制的延长下去,如果内域使者嗓子一开说比赛结束,云家岂不是要被淘汰出局了!

云枫,你到底在做什么啊!白庆丰只能干瞪眼在那着急,而另一边的姜成则是黑眸闪过不屑笑意,已经四个小时过去,云家的这位召唤师果然是绣花枕头,就这么站在那闭着眼睛就能制造药剂了?笑话!

姜成转头看着已经渐渐不满的人群,心里笑,快了,再这么等下去所有人的耐心将会被耗尽,药剂擂台也快要结束了。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云枫额头上冒出的汗水越来越多,掌心上翻腾的火焰也是越来越大,一股股热浪自跃动火焰中冒出,然那双黑眸却是仍然紧闭,坐在高台之上的白之于猛然起身,“够了!五个小时过去,我们难道就这么看着她站在那一动不动当雕塑么!”

这声大喝让全场等到近乎纠结的观众们一呼百应,内域使者动了一下身子没说什么,白之于低头看着姜家主,“姜家主你的意思呢?这场药剂擂台是该结束了吧。”

姜家主呵呵一笑,他自然是同意结束的,云家被踢出于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自然是要推这白之于一把。“白家主说的不错,虽然这场比试没有规定时间,但也不能就这么干耗下去,不然谁知道要耗到哪年哪月!你说是不是,云家主?”

云家大长老没有说话,只不过眉头微微皱起,他可不相信这两个老东西的话,云枫那丫头定然不是在那干站着,也并非是在做无用功!一旁的曲蓝衣黑眸一闪,这样的场合他没办法站出来说话,只能看小枫枫自己了。

白之于转身看向中域使者的方向,拱手高声说道,“使者大人!这一次的药剂擂台虽没有规定时间,但三家之中已有两家出了结果,而剩下的云家……很显然不知道在做什么,如此这样无意义的等下去,我提议现在结束擂台比试!”

这句话禁不住让全场的观众赞同,他们可是等了五个小时啊!就算再慢也是该出现个结果吧!关键是这五个小时就看到云枫站在那,连动都是没动过,他们可不要再看雕塑啊!与其这样,还不如趁早结束!

群众立刻相应一片,白庆丰听到不禁心中一沉,糟了!再这样下去云枫被淘汰确凿无疑!

姜成听着心中暗笑,白庆丰这一次做出的药剂定然没有他的高级,看来这一次这第一非姜家莫属了!

内域使者听后微微挑眉,缓缓站起身子朝下瞧了一眼,露出一丝笑看向云家大长老,“云家大长老,你认为呢?是该继续等下去还是就此宣布结束?”

云家大长老眉角处狠狠跳了一下,他自然不希望就此结束,然现在的情势之下他说再多也是无用除非那丫头睁开眼睛!曲蓝衣在一旁要开口云家大长老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抬眼,“自然是听从多数人的意见。”

曲蓝衣一怔,云家大长老绷着下巴坐在那,神情看不出什么,内域使者一听满意的笑笑,眼睛瞥了下底下的云枫,开口,“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云家的这位药剂师也没有什么动静,这场药剂擂台依我之见……”

“等一下!”曲蓝衣猛然站起身,半眯着眼睛感受着空间中产生的细微波动,黑眸窜过震震狂喜!

“你……”内域使者十分不快的看向曲蓝衣,曲蓝衣却是哈哈一笑,俊脸扬起笑容,“还没完,这场药剂擂台还没完!”

“呼——!”一声火焰呼啸的声音,云枫掌中不断跃动的火焰猛然蹿高几十米,迸射出了惊人的热度,而自火焰的深处此刻涌出一阵阵强烈的能量波动,如此精粹、如此精纯!

“什么!”白之于和姜家主皆是一惊,恨不得整个身子都是探出去,而内域使者感受到这不断涌出的能量波动不禁神情一怔,这样的能量波动……内域使者猛然探出头黑眸死死盯着下面的云枫,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

“云枫,你……!”白庆丰首当其冲的感受到云枫火焰内部散发出的波动,黑眸已经瞪大不能再大,这样的能量波动,莫非、莫非她制造的是……!

“不可能!她不可能制造的出来!”姜成发出一声怒吼,想要冲过去却被白庆丰一把拦下,姜成死死盯着云枫掌中蹿高的火焰,心狂跳着,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群众们皆是一头雾水,不过看云家那位召唤师的样子似乎要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好像那些强者们一个个都是很激动的样子啊!云家那位召唤师莫非成功了?”

“成功?那样的方法真能制造出药剂?”

“谁知道呢,不过看那些强者如此激动的样子,指不定又是什么令人震惊的事发生啊!”

所有人的情绪再次挑高,所有人的视线再度集中在云枫身上,只见那火焰越窜越高,热浪一阵阵扑来就好似置身在岩浆之中,而那原本在火焰中翻腾的各种药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火焰内部不断散发出的股股能量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一步步、一圈圈的散发开来!

终于,那双紧闭的黑眸在此刻睁开!

“刷!”升腾咆哮的火焰瞬间消失,观看的群众有些适应不了,不由得睁大双眼,火焰之中的到底是什么!白皙手掌迅速拿过一旁的药剂瓶,黑眸带着点点笑意看着自火焰中出现的红色液体,这液体就如自火中诞生的精灵,液体本身似乎带有某种灵性一般,散发着蓬勃的力量波动,云枫拿起瓶塞扣上,这力量波动也被瞬间斩断!

肩膀上的肉球也睁开双眼,大眼睛看着云枫手中的瓶子,“枫枫那,那!”

云枫低声一笑,手指轻轻摸了摸肉球毛茸茸的身体,肉球很是自觉的将身体又靠近几分,十分享受的模样。白庆丰猛然松口气的同时内心也在狂跳不已,一双眼看着云枫手中握着的药剂,黑眸狂闪,如若他没有猜错,那瓶药剂的级别……!

云枫抬眸,看向高台之上的云家大长老,云家大长老呵呵一笑,云枫也是露出一丝笑容,将手中的瓶子转了几下,里面火红液体欢快转了几下,颜色、质地皆是通透异常,就这么看着就会让人移不开目光!

姜成早就傻眼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云枫,张着嘴巴一个词儿都是蹦不出来,脑中只有三个字不可能,然再多的不可能都无法推翻已经可能的事实!

“我想,药剂擂台可以结束了。”云家大长老淡淡说了一句,白之于和姜家主站在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两人对于药剂都是没有多少了解,虽然云枫成功了,但在他们心中这药剂的水准也不会高到哪里去才对。

“哼,结束也好,凭那样的方法能够制造出多么高明的药剂!”白之于冷哼一声坐了回去,姜家主也是如此心态坐了回去,曲蓝衣在一旁冷声一笑没说什么,沐沧海声音发颤的低声问了一句,“曲蓝衣,云枫制造出的药剂等级该不会是……”

曲蓝衣呵呵一笑,黑眸里满是骄傲,“宗师级别,千真万确!”

沐沧海陡然瞪大双眸,宗师级别!云枫,你居然能够做出宗师级别的药剂!

一直在高台上波澜不兴甚至眼带不屑的内域使者猛然自高台跃下,带起一阵强风,他站在云枫面前深深看着云枫,云枫呵呵一笑,肩膀上的肉球猛然咧开小嘴,满口的尖牙露了出来,甚至还发出十分不友好的低吼,内域使者猛然皱起眉头。

“使者大人,还请你评判一下了。”云枫淡淡一笑,内域使者目光一闪,转身走到姜成的面前,姜成此刻有些魂不附体,还处于云枫的震惊之中,就连内域使者到了他眼前都没反应过来。

现场也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等着中域使者宣布药剂等级,这三家到底谁能够获得第一,还有他们三人制造出的药剂都是何等级,最最关心的还是云枫手中的那一瓶!

“大师三星,难度三星,品质高级。”内域使者扫了一眼姜成的药剂,淡淡开口,姜家主忍不住松了口气,接着内域使者走到白庆丰面前,白庆丰将自己的药剂拿出,白之于在高台之上心都快揪在嗓子眼上,白家能不能进入内域就看这一回了!

曲蓝衣看着白之于紧张期待的表情,心中冷笑,白之于,这一次你注定是要美梦破碎了!

“大师三星,难度二星,品质……低级。”内域使者挑眉扫了一眼白庆丰,白庆丰淡淡一笑没说什么,白之于听到这个结果差点没背过气去,手背、脖子上的青筋条条暴起,难度居然是二星,而品质居然是低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家主在一旁呵呵一笑,幸灾乐祸的看了白家主一眼,白之于气的手掌直抖,白庆丰的实力绝不是如此!他怎么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让白家如此丢人!

内域使者接着走到云枫面前,现场的观众顿时呼吸一紧,“白家可是被PK下去了,云枫要是想赢出除非在品质上有所超越,或者是宗师级别药剂才行啊!”

“靠!宗师级别?你别说笑了行不行!她才多大,能做得出总是级别!我猜就是内域的人也未必能做得出宗师级别!”

内域使者走到云枫面前,眼神盯着药剂没有说话,一片寂静,静到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白之于也顿时忘了自己的怒火,一双眼死死盯着云枫,姜家主也是有些紧张不安,姜家到底能不能得到第一就看云枫如何了!

云家大长老也是不由得心乱跳了几下,就算这丫头没有失败了也是尽了全力,这丫头为云家付出的已经够多了!他相信就算这一次云家没有进入内域,云家的任何一人也不会责怪于她,相反都会是深深的感激!

内域使者黑眸一闪,云枫站在那里不说话,终于内域使者缓缓开口,“宗师一星,难度一星,品质……完美。”

全场震惊!宗师级别,居然真的是宗师级别药剂!虽然难度是一星,然而却是完美品质!

“咔嚓!”姜成一把将自己手中的药剂瓶捏了个粉碎,手掌流出了殷红血液他似乎感觉不到,宗师级别……那云枫居然用那种不得其所的方法制造出了宗师级别药剂!

白庆丰的心也是狠狠跳了下,宗师级别他是料到了,然而居然是完美品质么!云枫这个人真是……一次就成功,一次就到达了完美品质!如若换做是他,是要再努力个上百年吧!原本以为她是一个在实力天资上妖孽的人物,想不到在药剂上居然也如此妖孽!

“什么!”白之于坐在那里身子狠狠一颤,宗师级别!云枫居然制造出了宗师级别的药剂!白之于猛然转头看着一脸淡笑的云家大长老,眼中泛起阵阵恨意,怪不得云家有恃无恐,怪不得他刚才那样淡定,怪不得他不在乎白家如何怎样,他这只老狐狸早就知道,这一切居然都是用来耍他的!

“宗师级别,云枫你不是人吧!”观众里面猛然有人喊了出来,接下来就是如潮的欢呼声音,人们被这个结果震撼了,深深的震撼了!

“我去他娘咧!宗师级别,不愧是云家啊!”

“果然是大家族啊!哈哈哈,想不到除了内域我们这里居然也有这样猛的药剂师!”

“云枫,你他妈的太不是人了!”

云枫听着这声声狂吼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肉球十分不满的低吼着云枫赶紧摸摸以示安抚,内域使者扫了云枫肩膀上的肉球一眼,陡然轻笑,“云家居然会有你这等人物,还真是令人惊讶。”

云枫呵呵一笑,“云家比我优秀的还大有人在。”

内域使者呵呵一笑,“看来这一次云家是要重回内域了。”

云枫抬眸,“内域本就是云家所在。”

内域使者扯了扯嘴角,“云家有如此后辈,云家三位长老可是要省心不少,那我就不妨期待一下云家第三轮的表现。”

云枫笑,对上内域使者的双眼毫不退缩,“那就请使者拭目以待吧。”

“那那,那!”肉球很不爽的叫了一声,内域使者皱眉转身走到前面,“这一次的结果,云家获胜!”

现场欢呼声起,云家在第二轮的药剂中脱颖而出,宗师级别药剂震撼全场,而第一轮获胜的白家却是很冷的最后一位,姜家勉强获得了第二名,这样三家都没有被淘汰,都有资格进入第三轮的比赛。

姜家已经没有希望进入内域了,参不参加第三轮其实都无所谓,然主动弃权可是非常丢人的事,就算知道自己是个陪衬姜家也是要硬着头皮上,能获得重回内域资格的不是白家就是云家。

魔兽擂台和药剂擂台的间隔时间为十天,至于具体内容依然没有半点透露,看来魔兽擂台是要与众不同一点,姜家和白家参赛的都是驯兽师,而云家参赛的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召唤师!这样对比起来,云家成为了胜者的热门人选,驯兽师在召唤师的面前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啊!况且云家的那个云枫可是四系,四系啊!契约的魔兽个个那么猛,不论怎么样都是只会赢不会输啊!

整个岩城的所有人都是开口闭口不离云家,尤其是云枫在药剂擂台上的一手,更是让人永生难忘,云翔也是在精心调养之下醒了过来,除了身体还有些虚弱其他已经并无大碍,听到云枫制造出了宗师级别药剂,云翔差点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宗师级别!云枫,你、你也太神了啊!”原本苍白的脸颊也因为这个消息而显得异常激动,云枫呵呵一笑,看着云翔已无大碍的样子也松口气。

宗师级别药剂她已经交给了大长老,大长老的意思想让她自己留下毕竟制造出来不易而且等级还如此之高,云枫却是摇头,坚持留给了云家。大长老也只有欣慰收下,只叹云家有这样的后辈真是三生有幸。

对于云枫来说,宗师级别的药剂再做就会有,也只不过是自己的举手之劳而已,况且给自己家人也是应该。

云翔惊叹完之后就好奇的看着云枫肩膀上的肉球,肉球自从醒来之后如往常一样牢牢霸占着云枫的肩头,曲蓝衣很为识趣的没有接近云枫,肉球刚醒自然对云枫有着一股近乎执着的霸道。

察觉到云翔打量的目光肉球很不喜欢的将身子一扭,小屁股亮了出来,云翔看到这圆圆的小屁股不禁开怀大笑,“哈哈,哈哈哈!云枫,这只是你的魔兽么?未免也太有趣了点啊!”

云枫转头就看到了肉球的小屁股,不禁无奈笑了,不让除自己任何一人靠近的习惯还是没改,现在也不喜欢让别人多瞧两眼了,云枫禁不住屈指在这肉肉的小屁股上弹了一下,肉球立刻扭过脸大眼睛很是委屈的闪了几下,毛绒的尾巴立刻将自己的小屁股遮住,云枫也被肉球这表情逗笑了。

“它是你的观赏宠物么?到底在哪儿买的,我也想买一只,真的是太有趣、太有趣了!”云翔又被逗笑,禁不住伸手摸了一下笑出的眼泪,这样有趣的小东西她也想有一个,以后的日子定然乐趣无穷。

肉球听到云翔的话猛然发出不爽的低吼,毛茸茸的身子一个转过来,原本可爱的一张小脸顿时狰狞,云翔被这突然的变脸吓了一跳!“那那,那!”肉球很为不爽的叫了几声,云翔一愣,颇为紧张的看向云枫,“它、它怎么了?”

云翔将肉球的小身子一提,肉球十分不爽的晃了晃小爪子,但是任由云枫这么提着,云枫皱眉,“你是不是胖了?”肉球脸上狰狞的表情迅速收起,黑色大眼睛眨了一下。

“你刚才的观赏宠物说法让它有些不高兴,别看它是这样的外表,不过发起狠来……”云枫话语止住,肉球发起狠来可是连金龙的防御都能无视,想当初色金大叔也是怕极了它这口利牙,还有对空间的无视……

云枫虽然没说的太过详细,但刚才肉球的陡然变脸已经让云翔感受到了什么,云翔呵呵一笑,“咳,这样的魔兽还是你来就好……”

“枫枫,那,枫枫那!”肉球叫着,似乎想要和云枫亲近然云枫却是使坏,就这么提着肉球的身子轻晃让它够不着自己,肉球不满的看着云枫却也任由她如此做,只不过可怜兮兮的小样子让云翔都是不忍了。

“我说云枫,它好像很想和你亲近的样子,你就别逗它了。”

云枫哈哈一笑,果然有肉球的日子乐趣很多,双手托住肉球的身子,肉球的两只前爪搭在云枫的手背之上,身子被她用手拖着悬在空中,毛绒的尾巴一下又一下的在空中晃悠。

“是啊,它不和我之外的任何人亲近。”

云翔听到这话笑了起来,话语中甚至有些揶揄,“这可不行啊,这样的话曲蓝衣要怎么和你亲近啊!”

云枫的脸莫名一红,瞪了云翔一眼,“胡说什么呢!”

“哈哈,我可没有胡说,这几日有这小东西在曲蓝衣可是离你远远的,这样的话……他内心指不定多幽怨呢,你也不怕他被哪个绝色美女勾跑了?”

云枫脸颊的红晕加深,甜蜜一笑,“不会,我相信他。”

云翔见到她这幅神情笑的更开,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肉球的小耳朵已经完全竖了起来,将两人的对话听的那叫一个仔细,大眼睛看着云枫脸颊上的红晕肉球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在云枫的手中也是不安分起来,两只小爪子轻挠着云枫的手背,总算是引起了云枫的注意。

“怎么了?”云枫晃了晃肉球的身子笑问道,“是不是饿了?”

肉球的小爪子伸了几下,肉肉的身子想要朝前移动,云枫挑眉不知道它要做什么,葡萄般的大眼心焦的看着云枫,“枫枫那,喜欢,那那,枫枫,那!”

云枫一怔,云翔也是一愣,肉球肉肉的身子在云枫的手掌里挣扎好不容易窜了出来,猛然跳上云枫肩膀,身子凑了过去,“那那,枫枫,喜欢,那那那!”

“哈哈哈!哈哈,云枫!这小东西喜欢你!”云翔狂笑,眼泪又笑了出来,云枫也是无语了,肉球依然很坚持的在说着自己的语言,除了那,除了枫枫,还多了一个喜欢。

很好,肉球终于能够说第三个词汇了。只不过这三个词语连在一起怎么这么别扭呢?

肉球的大眼睛看着云枫,云枫也很无奈,伸手再度将它提下来,将它抱在空中,“我也喜欢你。”

肉球一怔,接着小脑袋猛然摇了又摇,“那那,喜欢,枫枫,那!”

云枫叹气,“好,我知道你喜欢我,所以我说我也喜欢你。”

肉球一愣,接着小脑袋陡然很为丧气的垂下,云枫摸了摸这毛茸茸的小身子,拿出一颗极品矿石塞给了肉球,肉球的小爪子抱着最最喜爱的极品矿石,可是却没提起半分兴趣,似乎是要泄愤一样,猛然张口将极品矿石塞了进去!

云翔看的是目瞪口呆,尤其是再听到“嘎吱、嘎吱”矿石碎裂的声音之后,更是不敢相信,这小东西居然吃矿石,而且吃的还是极品矿石!

肉球很快就将极品矿石吃个精光,身子一跃再度回到云枫肩膀之上,将身子一个转身屁股再度出现,安静的趴在云枫身上不再出声,云枫不知道肉球这是在闹什么别扭也就随它去了,它醒了就好。

云翔无奈笑笑,云枫身边的魔兽一个一个都不简单,这一路上她也是有着众多奇遇才能有如此丰收的收获自然遇到的危险也不会少就是。

“这是白庆丰给你的。”云枫将白庆丰的药剂拿出,云翔的神色顿时一沉,不说话将药剂接过来,云枫开口,“这一次白庆丰没让白家夺得第一,看来白家主那里是不会让他好过。”

云翔的神色更是沉下几分,握着药剂的手也不禁紧了一下,“这些根本无需我们操心,那是白家的事。”

云枫看着云翔如此压抑不禁叹气,云翔此刻也是担心的,只不过这姑娘太倔强了点,罢了,这一次评选大会之后白庆丰的用心良苦她也会知晓,到时候两人也会如愿在一起就是。

“对了,魔兽擂台的具体内容还是没有一点透露么?”云翔很为担忧的问了一句,云枫点头,“一点消息都没有,不知道内域这次是要搞什么鬼,魔兽擂台……哼!”

“我总觉得魔兽擂台会有一些猫腻,云枫你完事要小心为上!”

云枫轻轻一笑,“放心,我有分寸。就算那内域使者要动我,也要考虑一下。”

云翔听到这里也算安心了,尊皇九级四系召唤师,不是谁都敢轻易招惹的!为了不打扰云翔休息云枫起身离开,在云枫离开之后云翔躺在床上,将白庆丰的药剂瓶拿出来,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将药剂瓶紧握在手中按在胸前心脏跳动的位置,云翔闭上眼,嘴唇颤抖的低语,“真是个呆子,呆子……”

云枫眼含笑意的看了一眼云翔紧闭的房门,白庆丰也许不知道在很早的时候,他就已经走入云翔的心里了吧……黑眸一转,云枫的神色冷凝,魔兽擂台的具体内容到现在还不肯公布,向来内域是摆明冲着云家而来,想要来一个措手不及?

红唇勾起,既然是冲着云家而来这挑战她自然要大方的接下,想必她制造出宗师级别药剂的消息已经传回了内域,某些人是要大动肝火了。云枫笑,眼底却是一抹冷,这一次、无论是谁,都无法、也不可能阻止云家重回内域!茄子视频你懂的更多官网下载